人工智能时代的教育孩子该学习什么?

发布时间:2017-09-27 阅读次数:5414

      人工智能来了,十年内50%的工作将被取代,李开复认为人工智能也有弱点,人类不必太悲观。父母应鼓励孩子找到专长,爱与情感机器人无法取代,学习如何运用人工智能,比会编码更重要,发掘兴趣强化自我学习,可免被机器淘汰。


人工智能时代的教育,孩子该学习什么?

  人工智能的时代不是未来,而是现在进行时。文茜的世界周报主持人陈文茜也特别专访创新工场董事长李开复,他直白预测,因为人工智能的出现,未来十年内,一半的工作会被取代,但人类也不必因此过度悲观。

  李开复:深度思考是它不能做的,跨领域的思考是它不能做的,情感是它没有的,自我意识它是没有的,常识它是没有的,然后它并不懂一些比较抽象的概念,比如说什么是美、什么是爱、什么是关怀、什么是同情心。

  陈文茜:所以你觉得在这个时代里头,父母跟孩子该做什么?

  李:我觉得父母应该鼓励孩子,去找自己最爱、而且最擅长的事情,而不是变成一个背书的工具,因为你背书再背也背不过机器。就像你看,我们以前心算那么厉害的,没有人靠心算能找到工作,因为不会比计算机快。所以你现在靠选股票维生、判断一个人是不是有贷款维生、推荐一个商品维生、做中介维生、做助理维生,这些都会被取代的,就跟以前做心算找不到工作是一样的道理。所以一定要找一个足够深的领域,让你扎得特别的深。

  李:再下一个建议,其实很多所谓的文科生还是满有机会的,因为AI(人工智能)不太擅长做这方面的东西,因为它是一个理工判断的工具,所以如果说你要做个艺术家、哲学家、学考古、学人类学、学社会学这些东西,政治、国际关系,这些东西不是AI擅长的。因为它是需要多领域、跨领域的思考,而且不见得有一个正确答案。我倒不是说,每个人都该去读文科,而是说如果你对某一个文科特别有兴趣,应该去追寻,然后父母不要打压。

  那最后一点我的建议就是说,人还是要花更多的时间跟人交流,因为有一个是绝对的AI的弱项,就是它没有办法跟人心灵沟通,它没有办法触及你的感情,它没有办法得到你的信任,得到你的爱,得到你的同情,或者感觉它同情你。这一点我觉得是上天保留给人的。其实人的这种灵性,或者人的这种爱和感情,应该是机器是可以试著伪装,但是会很容易被我们识破的。

  陈:我们看到科学园里有很多工作人员,或者是我们年轻人玩电玩的,我们称他叫做3C人类,这些人类他已经变成没有能力跟社会沟通,因为他每天在看电脑,他每天唯一最有能力的是,他在电脑里头表达他自己,可是一离开那个网际网路,一离开里头的他所隐藏的身分,他可能是一个帐号,是一个他自己创造的名字,一离开以后,他其实在跟人沟通,他连眼神接触,连眼睛看著人都发生了困难。那所以在下个阶段,我们最需要跟AI人工智能相处的人,是你觉得要更发展人跟人之间的关系?

  李:这种自闭型的整天玩电脑的人,他们是最危险的一批人。为什么最危险?因为你可以想像,一部分的这些人工作会消失,因为他们平常从事的工作,无论是什么工程师也好,就被机器取代了。因为这些AI公司赚很多钱,都会被政府征税,然后会养着这些失业的人。但是每个月拿着这养的国民工资,他并不能够过很好的日子,然后他就会更多的把时间投入上网,那个时候你戴上眼镜,就跳到虚拟世界了,然后你就跟那些真人假人,整天对骂对打,然后发生各种事件,有一个不同的人生,有一个平行人生在那里。那最后基本脑子就退化了,整天戴着(VR)眼镜在家里,拿着国民工资,吸着奶昔,这样的日子我觉得就是我们最不愿意见到人类发展的方向。


人工智能时代的教育,孩子该学习什么?

  陈:其实人在面对人工智能的时候,要更多的参与人跟人之间的交流,参与各种社群活动这样。

  李:一方面把人工智能当作工具好好的用它,另外一方面要发挥爱心,什么工作是可以发挥爱心、发挥人的这种独特情感,我觉得就是服务业,这一点我觉得我们一定要在自我认知和社会的意识上,发生一个彻底的转变,因为大部分人以后都是从事服务业的。而且服务业是给我们带来快乐、带来温馨的,一个按摩师、一个导游、一个酒店礼宾服务,这些人是对我们是有心灵的接触跟感谢的,让我们感觉到人与人之间的交流,是有价值的,这是一种服务业。

  其实还有一种服务业可能是志愿者,因为不是每一种服务业,都一定要是要拿薪资的,当大家有了国民待遇,当AI公司被征税,发给了这些这种失去工作的人,我们要想办法鼓励他们,去发挥他们的爱心,做志愿者,无论是到老人院还是孤儿院,或者是把他们的时间帮助小孩。我觉得这些爱心的散发,会让我们人更能够感觉到人类的美好,更能跟机器区别出来。

  陈:所以可以是服务业、可以是志愿者,你让你的小孩现在走向什么?

  李:我觉得找到他们爱做的事情,在有AI跟没有AI的时代其实是一样的。我两个孩子都是学艺术的,他们现在跟AI都没什么关系,我也不带他们去创新工场,他们既没有兴趣、我觉得也没有必要。对于这些AI的发展,我会当作一种了解世界该怎么走的方法来跟他们讲,不会认为你必须要去学。

  陈:我曾经访问过(麻省理工学院)CSAIL(电脑暨人工智能实验室)的主任Daniela Rus,她就觉得一个小孩子在未来的时代中,她认为大概小学三年级左右,一个国家应该把编程课程变成一个学校的必修课。她自己从罗马尼亚来,她很重视这一点,是因为她觉得,她今天还可以在美国有一席之地,是因为罗马尼亚从小把他们的数学教育做得很好。所以她觉得她小学时候的教育,奠定了她后来可以发展的基础。她觉得在这个领域里头,各个国家谁先认识到这一点,谁就在这个部分很重要。你的看法呢?

  李:我觉得她讲的是没有错,但是有点理想主义,我觉得是一种标准。我们都希望他说的事情发生,但是我觉得我们真的没有足够的时间,我觉得时间不够了。因为未来将创造伟大的AI公司的人,现在不是(国小)三年级,现在是可能大四的学生,所以我觉得赶快该跳进去了。现在比尔盖茨、扎克伯格都在说,每个人都需要去学写Code(程式设计),我觉得也ok啦。但是我觉得你不用去逼每一个人去走这条路,每个应该有自己更多的空间。

  陈:应该是你要会用这个编程?

  李:对!就像你现在会用Word、Excel、IE、Browser、iOS,其实基本上对绝大多数人就够了,AI以后就会跟iPhone, Android一样好用。当然它可能是比如说针对医生的一个助手、针对律师的一个助手,这种东西会遍布在我们的世界里,会用这个技术,然后跟它能够(发挥) 1加1等于3(的作用),我觉得是一个很值得去做的事情。是不是每个人都要写这个AI?我觉得AI它就是会变成一个平台,它变了平台以后,你会不会写它,我觉得帮助不大。

  陈:您在你的书里头列出来哪些哪些工作会消失,如果有人现在买了你这本书,他正在这些科系,他该怎么样?他立刻离开他的学校?或是拿你这本书就丢向他的老师,就说我放弃,他到底该怎么办?

  李:我在微软的时候,我们做过一个研究,就是说一个微软十年的工作的人,他只有5%所有的知识是来自大学跟以前的,其它95%都是在岗位上学的。大学里学的最重要的事情,就是让你知道怎么学习。

  有一句话我特别认可就是,大家在大学毕业的时候,你如果把一切你学的通通忘记了,剩下来的那才是教育。那就是你自我学习的能力。所以如果在大学你学了自我学习的能力,然后你现在又看到了这种趋势,那你要学医的,可以去做一个服务型的,或者一个研究型的医生,这种会越来越多的,不是越来越少的。所以我觉得,每一行都还有他的机会。

全国热线:400-9922-999

电话:0755-2228-9888

网址:www.mfgchn.com

深圳地址:罗湖区深南东路5016号京基100大厦21层

传真:0755-2228-9777

电邮:INFO@MFGCHN.COM

扫描二维码

关注MFG微信公众号